HAVE •

開頭

開頭,不過是由斗室搬到蝸居。

搬屋心底話——買少一點,搬家合該舉重若輕。

然後,發現所有不少。至少,在察覺要用上25個紙箱、3個大碼紅白尼龍袋來收拾細軟的時候。

不多,但說不上少。

「點解無人教我買嘢?」

心底話二。

如何購物,是要教而無教的必修課,能免除多餘生產消費。可惜,香港除了經濟課的股票、因工掛勾的強積金外,我們都只被植入先勞後獲、有錢買貴無錢節制的概念,而沒有被教曉更慳水慳力的選擇性消費。而媒體所談的是價值,而非價值觀。

一種變相的隱形官商勾結。

重溫時,雞肋難免。棄之可惜,因為很多時,大都安然放在家中,無聲地佔著交租買樓所付出的呎價與空間﹔另一種可惜,是物件記錄的人與事,亦會隨棄之而逝。

但擁有,其實可以是屬靈的事。

假如認為擁有膚淺,閣下可能擁有很多,多得不得不貪新忘舊﹔亦可能是你沒有與你所有的,發展著與用以外的關係,讓物質有靈魂。

擁有,是怎麼一回事?我想,當你在信用卡賬單簽下名字的一刻,擁有就有如婚姻,並非關係終結而是開始,都需要心神維繫。

其實買,並不等於擁有。

在互聯網年代,我們尋求物質一夜情——為了過一下擁有的關卡便了事。但擁有是隨機而自訂(arbitary)的事。有人認為到達山巔,就是征服﹔有人認為買書,就是閱歷。我們可以在櫥窗看過隨手一指買回家後,直到大掃除那天,才發現自己有三件同款襯衫地擁有著。亦可以做足功課細閱相關,買回家後仔細把玩自成一套的購物修行。

當然,在生有涯的快捷年代,很難為每件視為已有的帶著真情,但總有動情一刻。若然日式斷捨離主義與戀物有一個中間可言,惜捨離可能中庸,但至少資源日短的時勢,能在當下珍惜所有,在物逝之時能捨得放手。

於是在翻箱之際,決定為自己所有的,拍一張遺照,寫一段文字,留下一封圖文並茂的情書,在真身被時間掉淡前發展身外情。假如I am what I have是真理,至少,我能寫下一段個人擁有史。

當然,比起山頂戶、媒體人、設計師們所有的,可能更具欣賞價值。但假若擁有是學習過程,因工見過世面而未對物質生活滑牙的我,願意用時間空間摸索,為一東一西作檢閱分享。經組織的圖與字,或許比說話,更能表達清楚。

開展這個生活之旅,情況有如暫時逃避眼前工作的麻煩,而決定跑去填更惱人的報稅表一樣,以更大的苦惱來逃避現實。

綢繆一年,苦惱與網站設計及程式同步成形。既有博客,講求最新最快與時並進地,分享生活大小。但決定做個人網上生活誌,貪它比固定博客界面更能做到貪新戀舊的慢寫效果,更貼合個人自寫自拍所需,比影張相寫一句的簡錄主流,能做多一點。

所分享的,有新舊平貴,有些買到有些不。但當中最能轉讓的(transferable),不是物件而是選擇背後的思考。這些思考,即價值觀,是互動可變的、非絕對的、可分享的、是吃過虧累積而來的。所以,用上意大利文SEDIMENTO一字作出發點及名字,沉澱自己所有,留下至少值得自己回首的生活細節﹐好讓價值觀,能為網站及你我增值。

(2014年7月28日 香港、阿姆斯特丹)

More HAVE...